奇書網 > 大俠蕭金衍 > 第358章 李小樹的反擊

第358章 李小樹的反擊

最新網址:www.mxfwrb.live

    天統十年,我金陵李家三房十六支、十三行省分號七百五十六家店面,再加上依附李家的十八路兄弟幫派,攏共算下來,共計營收兩千三百二十四萬兩八百七十三兩,比朝廷去年的稅賦僅少一兩,可以說是取得了長足的增長?!?

    在座所有人都紛紛雀躍,金陵李家一年營收將近趕上了朝廷的稅賦,所謂的“富可敵國”不過如此吧。

    李小樹又道,“以上是營收,我再說下開支。李家人員俸祿開支三百三十萬兩,各店面運營開支一千一百萬兩,家族內族學、宗祠、劍樓等必須開支一百萬兩,族內弟子負笈游學、闖蕩江湖開支三百二十萬兩,提取各項盈余和準備金后,年末三房十六支可分配的利潤,就只剩下三十四萬兩了?!?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先前的雀躍變成了驚愕。

    “什么?只有三十四萬兩?怎么會這樣?去年還有五百多萬兩,老三,你不會算錯了吧?”

    李家三房十六支,大部分名下都有自己產業,一千多萬的運營開支,平日里不知多少落入自己腰包,但也有些不事生產,只靠族內分紅謀生,所以一聽到只有三十多萬兩利錢,登時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李小樹信誓旦旦道,“我找人算了三遍,不會有錯。不過,也希望各位長老理解,這也側面說明了家族人丁興旺,百世之家,必有余慶,據說河南崔家天統十年都已入不敷出了。各分項賬簿就在這里,各房若有意見,可以派賬房親自查探?!?

    九房問,“查什么查?你們三房專門管理家族生意,做賬那一套,比誰都門清。我就問一句,往年族內子弟交流、闖蕩江湖,只有三十幾萬兩,怎得去年一下子多了三百多萬?”

    李小樹就在等這句話,他支支吾吾道,“這個……支出是合理的費用,我們都已經合計過了,沒有出錯?!?

    “合理?要這么說,哪個不合理?我們要的是解釋,不是合理!”

    李小樹找到了專冊,假裝翻閱了一下,緩緩道,“想必各位也都知道,從天統九年,李傾城闖蕩江湖,在九江城買了個天上人間用去幾十萬兩,去年一場大火,燒成灰燼,算是投資失敗,所以也攤入了這一費用,還有在涪陵、蜀中、隱陽,一路上,開銷也不少。傾城是未來的家主,闖蕩江湖正是花錢的時候,這種錢,該花?!?

    李傾城皺了皺眉,這次族內會議,明擺著是沖自己來的啊。這兩年多來,他確實花了不少錢,有些是意氣之爭,有些則是被蕭金衍、趙攔江忽悠,但他寫的字,打的欠條,后面都有金陵李家背書。這次族內會議,他與李小花本想借刺殺之事,向三房發難,誰料李小樹先發制人,把這些抖了出來。以金陵李家財力,年紅利每年都在八百到九百萬兩左右,但賬目是人做的,李小樹故意做出這筆賬目,把火引到了李傾城頭上,這一招著實厲害。

    九房不依不撓,“就算是李傾城花錢,那也應從長房的預算中列支,憑什么占用我們的紅利?”

    李小樹喝道,“憑什么?就憑他是少族主,未來李家的掌舵人!”

    這句話若由李小花來說,恐怕還有些震懾力,但李小樹說出來,更會加劇了眾族人的不滿。

    “現在就這么能花錢,若真當了未來家主,我們整個金陵李家,還不會被他給敗光了?十日后的長老會,我九房第一個反對李傾城來當這家主之位!”

    “我十二房也反對!”

    一時間,有兩房率先跳了出來,這兩房平日里與李小樹來往密切,作為回報,李小樹在生意和賬目上,也頗多照顧,所以他們一切唯他馬首是瞻。

    四房的李存鐘道,“傾城的三百萬兩,花得是有點多,但其中有些是投資產業,除了九江的天上人間失敗了,其他一些,還是有利可圖的,比如在隱陽城拿了一百萬的地皮和倉儲,未來幾年,可以預料會有盈利,若都算在開支里,也有失公允?!?

    他一開口,也有幾位長老紛紛附和?!拔曳戳艘幌沦~目,若只算傾城的日用開銷,也不過十萬兩左右,作為未來家主,還是在一個比較合理的范圍之內?!?

    九房道,“隱陽什么地方?邊關是非之地,戰亂不斷,在那里花一百萬,還不跟打水漂似的?以前的敗家子,花天酒地、吃喝嫖賭,撐死一年幾十萬兩,現在的敗家子,就怕認真努力的搞投資,多大的產業,到他手中,也遲早敗光?!?

    表面上,大家是爭論李傾城該不該花錢,但暗中卻是長房、三房雙方派系的站隊與斗爭,至于二房李小草、以及一些中立派系,則紛紛默然,靜觀其變。

    李小樹喝止道,“老九,少說兩句?!彼従彽?,“年輕人嘛,會犯錯,犯錯并不可怕,能從錯誤中吸取教訓,也算長進了。這樣,今年紅利我們三房不要了,另外我私人掏出三十萬兩,作為分紅紅利?!?

    這番話,一來顯得大度,二來拿出點銀子,來收買人心。李小樹這一招用地漂亮。

    九房偏偏不肯住嘴,“三爺,您家大業

    大,幾萬兩銀子不算什么,但我們九房攏共就百十號人,都指望這點紅利吃飯呢。李傾城給家族帶來的損失,憑什么我們來交學費?這件事,三爺您做不了主,還是請家主給個交代吧?!?

    李小樹有些尷尬,望向了李小花。作為一家之主,李小花從開始起,一直沒有說話,所以大部分人也都在觀望之中。

    他淡淡道,“你們也看到了,李傾城幾次忤逆于我,我連想罷黜掉他族長繼承人的心都有了,這一點,我聽大家的?!?

    很簡單一句話,將皮球又踢給了眾人。

    九房道,“那敢情好,既然大家沒意見,我提議,下一屆族長,恢復百年前的傳統,斗劍爭雄?!?

    眾人嘩然。

    李家以劍立家,百年之前,族長之位,都由族內嫡系子弟中比武來定奪,當然,三房之中,資源多、資金多,歷任族長多從三房內選出,但當年劍十三李劍心橫空出世,差點奪了權,才改為如今的繼位制度,不過,原來斗劍的形式,還是保留了下來,只是成為走一個過場。

    李小樹望向李傾城,“你說兩句吧?!?

    李傾城站起身,道:“我沒意見?!?

    李小花想要阻止,卻已來不及,于是又使了個眼色,四房的長老道,“有件事,我得說兩句。李傾城這兩年雖在外地,過得并不安生,還記得福祿壽三大劍仆中的李長福吧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出遠門去西域了嗎?”

    李長福之死,除了族內極個別之人外,并無人知道,族內宣稱他去了西域辦事,幾年內回不來。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?!彼姆康?,“據我所知,李長福與嶺南劍派勾結,在途中刺殺李傾城,還暗中支走了三十萬兩銀子。這件事做得十分隱秘,但我恰巧拿到了一本賬冊,想給在座各位長老看看?!?

    說罷,他將七號當鋪的賬冊,拿了出來,在眾長老之間傳閱,有人又拿著桌上的核定賬冊一一比對,道,“這三十萬兩銀子,寫得是購買茶葉,與這本賬冊并不相符?!?

    族人內部刺殺族人,這可是犯了族內大忌。李家家規第一條,嚴禁族人相殘,一經查出,首惡嚴懲,其余一支皆革出族譜。

    四房長老道,“若沒記錯,這七號當鋪,應該是三爺的產業吧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十三房的李向中心中咯噔一下,他偷偷望向李小樹,生怕他拿出夫人暗中簽的文契來推脫責任。

    李小樹覺得很意外,他看了李向中一眼,才緩緩道,“不錯,正是我三房的產業?!?

    四房追問,“三爺,這件事,你脫不了干系吧?”

    李小樹道,“七號當鋪是我的產業不假,去年初有三十萬兩銀子出賬,也不假,明賬上做的是用來購買茶葉,然后用給清涼寺的施舍,確實是我的疏忽?!?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承認刺殺李傾城了?”

    李小樹笑道,“我只是承認,我做賬中出現了問題,卻并未說這筆錢用來刺殺李傾城,李傾城是我親眼看著長大的,我又怎么會做這種事?”

    “這筆錢怎么解釋?”

    李小樹望向李小花,“大哥,需要我明說嗎?”

    李小花沒料到,這個三弟竟會如此淡定,道,“既然有族人問了,你就解釋解釋吧?!?

    李小樹將兩本賬簿拿在手中,分別攤到那一頁,解釋道,“去年年初,京城中戶部尚書龐玉崇一案,想必大家歷歷在目吧?”

    龐玉崇與李家關系頗為密切,李家許多族人子弟,也都靠著他的關系慢慢升遷,但去年因貪腐被革職查辦,許多李家子弟也都受到了牽連。

    “當時,我李家有四名子弟受到牽連,李家拿出三十萬兩來從大理寺斡旋,才保住了他們性命,這件事,我與族長商議過,族長也寫了條`子,由于事情緊急,七號當鋪資金充裕,所以從那邊轉走了三十萬兩。大理寺寺卿康遠成正是嶺南人,只是賬房做賬時出了差錯。若沒記錯,四房你的子侄也在戶部任郎官吧?這三十萬兩,你們四房應該承擔一份!若是不信,可與族長對質?!?

    李小花沉吟片刻,點頭道,“確有此事?!?

    李小樹這番話,連消帶打,將四房說得面紅耳赤,躲在了人群之后,再也不敢說話。

    李小樹又道,“族長,四房沒有真憑實據,誣陷我們三房,按照族規,理應如何處置?”

    李小花也沒有料到,今日本想趁機責難三房,卻被李小樹倒打一耙,看來還是小瞧了這個三弟,他道,“四房,還不給三爺道歉?”

    四房向前兩步,拱手道歉,道,“三爺,是我輕信了讒言,給您賠罪?!?

    李小樹一側身,避過了四房,又道,“四房管著工建,從天統七年到十年,通過虛開收訖,轉包、拆包,中間套利,四年來從族內也套了不下兩百萬兩。今年大祭祖,族內翻修宗祠,花了將近百萬兩,但真正用到宗祠上的,也只有六十萬兩,這多出

    的四十萬兩,怕是進了四房的私囊。我執掌家族錢財,本來都是一家人,族人又多,養家糊口不容易,有些事我睜只眼閉著眼,并不打算說,但若不說出來,又覺得對其他族人不公允?!?

    這番話,讓四房徹底傻眼。

    本來三房十六支,有些清水衙門,有些則是富得流油,通過家族生意中飽私囊之事,在座眾人都干過,若真深究起來,誰也逃脫不了責任。四房是族長的人,跟老三不對付,李小樹挑他說事兒,實際上是說給其他眾人聽的。

    有些事,大家都做,卻不明說。但一旦說出來,那就是扯破臉皮了。四房今日發難,李小樹直接反擊,要一舉將四房拿下。

    這一點,大大出乎李小花意外。

    四房撲騰一聲,跪倒在地上,“三爺,我錯了?!?

    “我只是說出事實,錯與對,不在于我,而是族長說了算?!彼麑⑵で蛴纸o了李小花。

    李小花陷入兩難之中。四房是他的人,他若開口維護,自然會引起其他人的不滿,但若棄車保帥,以后誰還會聽他的話?

    這時,二房李小草出來打圓場,“畢竟四房也是大支,族人在朝廷中當官的也不少,四房雖有錯,但也罪不至死。如今祭祖在即,江湖中都在盯著我們,一切以穩定為主。我覺得,暫時取消四房的長老之職,令他們回去清查,待大祭祖之后,再做定論?!?

    李小樹道,“二哥說話了,我自然沒有意見?!?

    李小草又道,“不過,刺殺李傾城這件事,還需嚴查!傾城,這件事由你而起,那就由你來了結它吧?!?

    李傾城道,“我會的?!?

    李小樹道:“反正祭祖還有十日,這賬簿的事,不如一并交給你來查吧,既然要接手家族了,族內的生意,多少還是要了解一些?!?

    賬簿之事,就這樣翻了過去。

    李小花則道,“今日之事,切記保密?!?

    接下來之事,則相當于祭祖大典的準備事宜,長老會眾人分別討論了大典的流程以及相關的準備工作和金銀支出,定出了祭祖大典,由書館的李東陽來主持,他年紀高,威望重,是文壇領袖,又參加過朝中祭天大典。由于前期的爭論,在這些具體事務上,并沒有遇到太大的阻力。

    議事之后,他回到別院。

    過了沒多久,三房的人就將三年來的賬簿送了過來。李傾城看得頭大,既然他們敢送過來,賬務上自然也會做得天衣無縫,就算要查,也不會有什么問題,更重要的是,可以借機拖住李傾城,讓他無心去追查刺殺之事。

    今日一鬧,長房與三房之間的矛盾,算是公開了。當天下午,議事堂內發生的事就已在族內傳得沸沸揚揚。

    李小花回到家中,氣得摔了一只宋朝的瓷器,李小樹則躲在書房內讀了一下午書,而二房李小草,則跑去了書館,與李東陽下了一下午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傾城與蕭金衍在畫舫內碰面,將上午發生之事說了一遍,又道,“我這個三叔,比想象的更難對付?!?

    蕭金衍道,“事已至此,李長福已死,嶺南劍派也死無對證,你盯著賬簿查下去,估計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?!?

    “教我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你,就躲在家中,好好練習傾城一劍,在絕對武力面前,一切陰謀陽謀都將無所遁形,想必你老爹也是這么想的?!?

    李傾城道,“三房既然敢這么做,就算將來動手,想必也藏了什么后手,再說了,傾城一劍的劍譜你也看過了,根本無法修行嘛!”

    蕭金衍思索一番,道:“還有一個線索。前幾日,你殺嶺南劍派十二人,但據說一共有十三人,那便是還有一個漏網之魚,能將他找出來,出面指證,你或許還有一線機會?!?

    “烏衣巷一事,那人肯定藏了起來?!?

    蕭金衍不以為然,“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嘛?!?

    “今日一鬧,族人已將我的錢財權收回了,如今我渾身上下,拿不出十兩銀子?!?

    “那事就難辦了?!?

    李傾城一臉無奈,“若真不行,干脆我退出家主之爭,帶著金瓶去浪跡天涯,也不錯?!?

    蕭金衍道,“那不成!”

    “為何?”

    “我還指望你當了家主,跟著你發財哩!”

    李傾城道,“你是宇文天祿的女婿,還是李院長的師弟,沒有我,你照樣能混得風生水起?!?

    提及登聞院,蕭金衍忽然記起,如今李純鐵已將登聞院的話事權交給了蕭金衍,雖然登聞院最近在朝廷失勢,但調查這種江湖之事,應不在話下。

    想到此,蕭金衍道,“我去問下登聞院的人,看他們手中有沒有什么線索,不過,得花錢?!?

    “就十兩銀子,你看著辦?!?

    PS:明日送年,喝醉的話,就請假哈。

最新網址:www.mxfwrb.live

新書推薦: 我的狼仙君 西游之吃妖成圣 黑天之力 我是諸天紅包群主 諸天辟邪 幡陽一刀盟 武道行天錄 我在仙俠世界當大佬 奪寶仙師 臨江楚侯
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