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網 > 你真是個天才 > 第412章 從今以后我們就是同學了

第412章 從今以后我們就是同學了

最新網址:www.mxfwrb.live

    充實的人生往往顯得短暫。

    白驍從虛界被朱俊燊抓回現實的時候,還以為只過去了三五天時間,直到后者一臉無奈地告訴他,距離熾羽島大會只有三五天,再不準備出發就等于直接棄權了。

    白驍簡直驚詫莫名:“難不成是我不小心滑入了某個時間扭曲的遺跡里?”

    朱俊燊拿過白驍的迷離之書,翻了兩頁,說道:“沒有任何時間扭曲的痕跡,所以恭喜你,你頓悟了?!?

    所謂頓悟當然是戲謔之詞,但很多時候,魔道士在外界刺激之下,都會進入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,萬千神通,大道法則宛如醍醐灌頂,知識在急劇膨脹,實力突飛猛進。而此時,時間會仿佛以幾倍速溜走。而當魔道士蘇醒后,便會有滄海桑田之感,仿佛只是一個停頓,便領悟了眾妙之門,而身外的世界也換了模樣。

    白驍在虛界的這一個月的獨行探索,顯然也經歷了類似的情形,一時迷茫。

    看著少年陷入沉思的模樣,朱俊燊心情也是復雜。

    一個月不見,他居然變得……如此強大。

    雖然白驍本人似是毫無所覺,但在朱俊燊的視線中,眼前的少年與一個月前相比,變化簡直是翻天覆地的。

    比之前那兩個月隨團備戰的成長還要巨大的多。

    或許真的是如他本人所說,是之前搭配的隊友拖了后腿吧。當他獨自行動的時候,仿佛得到了徹底的解放,實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膨脹。

    朱俊燊開啟斷數視覺時,眼前的世界宛如數字的瀑布在流淌,而白驍身上的數字,和先前比簡直不是一個量級!

    若非還有幾個錨定常數沒有變化,意味著眼前的生物仍是那個熟悉的雪山少年,朱俊燊簡直要以為自己是在和一個虛界原生種在對話!

    雖然迄今為止,人類都還沒發現所謂虛界原生種,這個概念都純粹是學者們的虛構。

    但白驍對虛界的適應性,實在已經到了如魚得水,常識無法解釋的境地。

    出入不同的空間碎片,巧妙地回避風險,挖掘有價值的寶藏,一切都宛如本能般流暢。

    這一個月,朱俊燊沒有為白驍限定任何活動范圍,也沒有為他提供多少技術支持——白驍跑得太快,一轉眼就不在朱俊燊的視野中,想支持也沒得支持。

    而白驍就在沒有任何后援力量的情況下,獨自完成了超過兩百個虛界空間的探索。

    這是一般探索團隊三代人以上才能完成的數量——之所以是三代人,一般是因為第一代人在探索到一半的時候就已經傷亡過重,不成編制了。

    而白驍非但短短一個月就完成了驚人的探索進度,自己還毫發無損,擁有這種本事,說他一句虛界原生種,實在是絲毫不為過。

    朱俊燊不由嘆息[ www.biquwu.biz]:“本以為清月這一個月……呵,真是意想不到?!?

    過去一個月,他作為紅山院長,基本都留在現實世界,沒有來得及顧及虛界。他的精力則有一半用于輔導清月的虛界理論——說是輔導,其實也已經是半輔導半討論了,和清月一番對話,往往反而是他這個老師獲益良多。

    清月欠缺的只是時間的積累,把她丟到大圖書館里,不出三年,她就能將紅山學院1800年的歷史積淀全部汲取完畢,融匯貫通,然后在基礎理論上就再也沒人能與其相提并論了。

    至于理論創新,清月這個年輕人的優勢就更是巨大,朱俊燊雖然是理論創新的大宗師,獨自創立了一門斷數理論,可那個理論是他沉淀了二十年以上才終有所獲,然后……現在在諸多細節上已經需要清月為他查缺補漏了。

    而這還只是清月的副業,她一邊讀書,一邊也在創立獨屬于自己的支線理論,進度奇快無比不說,還是多線并進!以至于朱俊燊很多時候都懷疑自己在教的學生不止一個……

    如此奇才,得到朱俊燊一個月的全力支持,進步之迅猛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境地,雖然體內魔器發育無法揠苗助長,可是魔識卻有翻天覆地的變化,這種變化不僅僅是體現在等級數字上,更多的是……朱俊燊一時都想不好該如何形容,只覺得自己那套衡量魔道士數據的體系,在清月身上已經不再適用。

    本以為這樣的進步已經足夠迅猛,誰知與白驍一比,差距似乎又被拉開了。

    “院長,有什么問題嗎?”白驍見朱俊燊良久不語,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,只是感慨,這次熾羽島大會,終于能有八九分的勝算了?!?

    白驍驚訝:“才八九分?原詩叛逃到圣元大陸去了?”

    朱俊燊被這清奇的腦洞噎得氣息不暢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白驍說道:“不然憑我和清月的組合,對面說什么也沒勝算吧?!?

    朱俊燊苦笑道:“你這是被先前許柏廉和圣元學術團的表演給帶歪了,太低估了圣元的底蘊,實話實說,整個秦國的魔道力量較之圣元都是不如的,何況咱們這邊還有內部分裂問題,圣元人卻是絕對的鐵板一塊?!?

    白驍問道:“秦國的水平又不能代表我和清月?!?

    如此耿直的回答,讓朱俊燊一時都不知該如何接話,半晌后才嘆息道:“你們這兩個白衣部落的人的確是個極大的變數,但變數,也不只是我們秦人的特產。秦國有北境和南疆,圣元也有長生樹啊?!?

    白驍想了想:“元翼吃果子了?”

    “呵,最近你進步真是快啊,一猜就中。沒錯,為了熾羽島大會,圣元人也是用了全力,皇長子殿下服食了長生果,而以他為首的精英團隊也是全副武裝。不知你清不清楚,那天騷亂時候,周赦把皇室的小公主派了過來作為支援,以一根長生樹枝壓制了被寄生的許柏廉?!?

    白驍當時身在虛界,并沒有親眼目睹此景,但事后自然也聽人復盤時提起過。

    朱俊攝嘆息道:“那根長生樹枝,據說圣元的精英團隊,是人手一根的?!?

    白驍又想了想:“那你可能要好好看管一下原詩老師,她多半會打殺人奪寶的主意?!?

    朱俊燊臉色頓時一變:“我居然忘了!難怪她昨天跟我說身體不舒服……好了我也不跟你寒暄了,這就回去作最后的休整,我去抓原詩回來?!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回歸現實后,白驍只感覺一切如故,卻又似是而非,不由恍然。

    三個月的備戰期后,西大陸已經度過了最為寒冷的冬天,初春時節萬物復蘇的氣息縈繞在白驍的鼻端,讓他不由想起了當初剛剛離開雪山時的畫面。

    一轉眼,真就一年多過去了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卻沒有時間讓他總結過去,繼往開來,因為在虛界探索花的時間太久,現在備戰團隊已經準備出發了。

    白驍甚至沒時間和清月寒暄幾句,就被藍瀾拉著,直接讓往折疊通道跑去。

    一邊跑,藍瀾一邊笑意盈盈:“小白你果然是進步了,終于明白了和平胸女在一起是沒有前途的,看你單身一個月進步多顯著啊,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從單身過度到選擇良偶……”

    話沒說完,兩人已被折疊通道綻放的光芒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在一陣難以言喻的空間扭曲感之后,白驍看到了一片湛藍而澄凈的大海,以及金色如毯一般的沙灘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熾羽島?景色真美啊?!卑昨敳挥筛锌?。

    對于一個從小生活在雪山的人來說,大海是只存在于書本和虛擬地圖里的東西,白驍還真是第一次親眼見識。

    而關于熾羽島,白驍之前只在書本中看過記載:這個小島形成于一次天災中,島上的游離魔能常年處于混亂乃至狂暴狀態,是不折不扣的人間死地,所以除非有特殊情況,否則根本沒有人會登陸上島。

    所謂熾羽島大會,也是多位魔道大師聯手鎮壓下島上的游離魔能后,才能安然召開。

    想不到實際情況遠沒有書中記載那么糟糕嘛。

    身旁藍瀾卻露出不忍直視的表情:“……小白,我就說你在南方待了一年,人都待傻了。這是東籬城啊,我們要登陸熾羽島,還要走個中轉的,哪有直接從紅山城出發的?”

    白驍沉吟了一下,一時沒琢磨明白其中門道,但隨著不遠處,一道道白光閃過,來自白夜城的魔道士團隊也出現在海邊,白驍頓時了然。

    也對,這次熾羽島大會,是國與國之間的競爭,的確沒有紅山學院直接出面的道理,秦國肯定要整體匯合以后,才出發前往熾羽島。

    不過,從皇家學院那邊投來的復雜目光判斷,這次大會,“國與國”的概念恐怕也僅僅只能停留在概念上,真正擔當主力的還是紅山學院……或者說,是白衣部落。

    白驍不清楚清月這段時間進步如何,但他對自己的女朋友有著絕對的信任。

    之前在虛界,清月的確有些拖后腿,但畢竟那只是清月的一部分,她還有更多的部分留在現實中忙碌自己的研究,所以拖后腿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如果清月只是一個分身都能跟上自己的步伐,那才叫好笑。

    現在,白驍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清月已經恢復了自己的巔峰狀態。

    所以接下來嘛……只要兩人聯手,自然戰無不勝。

    “沒錯,只要你我聯手,自然戰無不勝!”藍瀾仿佛讀透了白驍的心思,緊握住他的手,高高揚起。

    白驍則驚詫道:“跟你有什么關系???”

    藍瀾驕傲地挺起胸膛:“我現在是以首席成績入學的學院新生,你說跟我有什么關系???”

最新網址:www.mxfwrb.live

新書推薦: 我是諸天紅包群主 諸天辟邪 幡陽一刀盟 武道行天錄 我在仙俠世界當大佬 奪寶仙師 臨江楚侯 當代修真大佬 一劍御江湖 即是拳皇也是俠
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