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網 > 侍妾虐渣寶典 > 第四百六十四章 鳳蕭夫人不見了

第四百六十四章 鳳蕭夫人不見了

最新網址:www.mxfwrb.live

    蔣彪暴跳如雷,直接拔劍架到了那煽動生事者的脖子上:“鳳蕭夫人在此戰中功不可沒,一人可抵數千兵馬。若是沒有鳳蕭夫人在,這臥龍關能否守到今日還不可知。她一介婦孺,為了臥龍關嘔心瀝血,西涼人就是因為畏懼她,所以才以戰爭要挾我們交出鳳蕭夫人。你們這些鼠輩,竟然忘恩負義,說出這種喪良心的話,怕是西涼派來的奸細!”

    他是一根腸子通到底的人,花千樹這些時日里為臥龍關所付出的的一切看在眼里,記在心里,認定了花千樹就是臥龍關百姓的福星良將。這些士兵們,簡直太不厚道。

    顧墨之乃是江湖人,義字當先,更是不明白,這些一同出生入死的弟兄們,怎么在生死面前就突然翻了臉?

    鬧事者嚇得抖若篩糠,旁人要么緘默汗顏,要么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城中百姓也不知道如何聽聞了消息,聚集過來,本著法不責眾,義憤填膺地指責顧墨之見色忘義,貪戀花千樹美色,不顧百姓死活,國家存亡。

    沈巖面色凝重:“這分明是金格爾的離間之計!他故意提出這種無理的要求,將鳳蕭夫人與攻城聯系在一起,再命城中細作散布謠言,煽動鬧事,離間軍心。只要顧大人不肯交出鳳蕭夫人,就會在城中承受千夫所指,與將士們徹底分崩離析,給他們可乘之機。

    可若是顧大人交出鳳蕭夫人,也正中金格爾下懷,他絕對會讓鳳蕭夫人有去無回。我臥龍關失去了鳳蕭夫人,便是失去一員良將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?”蔣彪雙目瞪得猶如銅鈴:“西涼二皇子簡直太卑鄙無恥!”

    顧墨之默然片刻:“無論如何,我是絕對不可能交出鳳蕭的。即便是罷官斬首,成為萬人唾罵的罪人。若是這臥龍關容不得我,我就算是拼了性命,也要帶走她?!?

    生死存亡,又關我何事?

    我顧墨之原本就不是憂國憂民,想要流傳千古的忠臣良將,我只守護我愿意守護的人。

    有人急匆匆地飛奔上了城樓,“噗通”跪倒在顧墨之面前:“小人罪該萬死,總兵大人,鳳蕭夫人不見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顧墨之大驚失色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士兵愧疚道:“小人也不知道,我一直寸步不離地守在房間門口,真的一步也沒有離開??墒沁m才,有人闖進去,想要為難鳳蕭夫人,爭執之中,小人才發現,鳳蕭夫人居然不見了。我都不知道,她是什么時候離開的房間?!?

    顧墨之懊惱地捶頭:“是我小看了她!區區一間房間怎么能囚禁她的自由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?”蔣彪急得也語無倫次:“她一定是繞開我們,直奔西涼去了。讓屬下快馬將她追回!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抱劍也捂著頭急匆匆地奔上城樓:“鳳蕭夫人從我這里取走星煙,打暈我之后去西涼了。她讓我帶話給公子?!?

    “說!”

    “她說她這一次去西涼大營,乃是置之死地而后生,若是僥幸得手,明日里西涼將會傾巢出動,進攻臥龍關。只要公子能夠頂過兩日,敵軍將會暫時退兵。還有,她若是能僥幸生還,逃出西涼,會放星煙向著我們求救。所以,公子切莫輕舉妄動?!?

    單闖西涼大營,怎么可能僥幸生還?她這分明就是在安撫眾人,按兵不動。

    “置之死地而后生?”顧墨之默念,心里頓時大驚:“壞了!她走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抱劍看一眼天色:“我昏迷了足有一個多時辰!”

    顧墨之不假思索地吩咐:“備馬?!?

    “顧大人要親自出關?”

    “不錯!”顧墨之斬釘截鐵:“她要孤注一擲了,你們不可能勸回她?!?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沒有什么可是!”顧墨之厲聲打斷蔣彪的話:“不惜一切代價,她花鳳蕭絕對不能有事!”

    抱劍也是兩廂為難,杵在原地不動。

    顧墨之直接奔下城墻,提起自己的銀槍,翻身上馬,勒令士兵打開城門,直接出城絕塵而去。

    上京,早朝。

    大臣們慷慨激昂地陳述著周烈一黨的罪行滔天。

    都這么多天過去了,由周烈的死引發的震蕩還沒有完全過去。

    謝家借此機會小題大做,妄圖鏟除異己。

    小皇帝臉上已經出現了極度的不耐煩。扭臉看了一眼端坐在龍椅下首的夜放。

    他似乎是漫不經心地摩挲著手腕上的一只俏色玉鱉。

    那玉鱉巧奪天工,獨具匠心,一看就不是俗物。

    七皇叔最近對于這玉鱉好像情有獨鐘,摩挲著那玉鱉的殼,已經成為了他下意識的習慣。

    上次七皇叔手把手地教他批閱奏章的時候,他偷偷留心過,才發現,那玉鱉背上,竟然刻了一只極小的狐貍精圖案。

    那只狐貍精用毛茸茸的尾巴遮掩了小半張臉,露出尖尖翹翹的鼻子,和一雙雖然緊閉卻好像足以魅惑眾生的眼。

    更好玩的是,這只狐貍精懷里好像還抱著一只算盤,也或許是趴在算盤上假寐,一晃而過,他也沒有看清楚。

    小皇帝想,七皇叔難不成是被這只狐貍精迷住了?所以,他才會經常夜不能寐,才會將花千樹那樣有趣的老婆不知道丟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他說花千樹身子不好,送去了別院將養,騙小孩呢,他才不信。

    殿外有尖利的通傳聲,就像指甲剮蹭過青石板那樣,令人十分討厭。

    “報!邊關急報!”

    整個大殿瞬間就安靜了,正在喋喋不休的大臣也適時地閉了嘴。

    夜放的脊梁又挺直了一點,扭過臉去:“傳!”

    傳令的士兵是被御林軍抬進來的,他雙腿打顫,已經不會走路了。進了大殿,就勢跪倒在丹犀,站立不住。

    不待夜放發問,士兵已經開口,聲音嘶啞,好像已經被邊關的風沙磨礪得傷痕累累。

    卻力有千均。

    “報,西涼五萬大軍在西涼二皇子金格爾的率領之下,進犯臥龍關?!?

    邊關時常有挑釁,但是如此大的規模,可想而知,并非是為了搶掠過冬物資,而是有所圖謀。

    朝堂之上頓時就炸了鍋,文臣義憤填膺:“西涼小國,竟然覬覦我泱泱長安,簡直不知死活?!?

    “即刻發兵,讓他們知道我長安軍隊的厲害!”

    紛紛附和者多。

    夜放不過是略一沉吟:“臥龍關將帥如今是誰?”

最新網址:www.mxfwrb.live

新書推薦: 魔神千年戰 地劍之王 從前有尊大魔王 逐世啟示錄 我的拳頭會升級 吸髓 我的力氣很大 仙人游 我的屬性只能撿 逆道蠻徒
11选5